Your words have power so use them wisely.
妳的一字一句是如此重要,因此更需要睿智的開口。

Your words have power so use them wisely. 

今天中午午休前,流覽到食攝幸也的這篇文章,感觸120%。


Your words have power so use them wisely.
妳的一字一句是如此重要,因此更需要睿智的開口。

中文是我自己翻譯,但我認為以英文直覺理解「power」、「wisely」更讚。

父母,包括我自己,老師往往輕忽自己的言語對孩子的重要性。
多數父母被生活折磨而失去耐心時,對孩子說話更需要智慧。

就跟前方交通情況不明時,更要遵守交通規則是一樣的。

跟大多數的母親不一樣,我跟仟育相處的時間有限,我很清楚這一點,所以把握「相處的質比量更重要」這一點。
穩定自己的能量,跟孩子互動;其實這一點好難好難,我的工作有時量很大,有的很複雜,有時具有急迫性,更多時候是我必須犧牲時間完成行政工作,確認再確認。
這讓我心煩意亂。
開庭過份超出時間、筆錄打不好,被糾正太多次......好累、好挫折。
我要怎麼對仟育把握「質」?

對食攝的文章感觸為何我會那麼深切?

其實當我學著把握時,這些也是仟育教我的。

我們在舊家時,我無心責怪了她,當時她三歲多,責怪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,但當下我真的有生氣,我記得只斥責了2句(突然想到加害人通常對於自己的加害行為沒有記憶,有記憶的都是被害人...)仟育當時被我罵時,只有默不作聲,我也沒有繼續罵下去。
過了好幾個禮拜,我們在一起洗澡,因為麥當勞得來速薯條事件(註),我檢討說麻麻不喜歡罵妳,妳知道嗎?以後都不要罵罵好不好,麻麻用講的。

她觸電似的,提高了聲音,但卻委屈、卑微。

她說「對啊~上次罵我的時候,我也好想哭哭喔...」

仟育從來沒有被我罵哭過,連她咬我那一次,也是阿嬤進房間才對阿嬤大哭說我不跟她玩了。
我想她是多麼的自我要求。
而上次的責備,其實是很小的一件事情。所以我整個人嚇呆了。

我才理解,我的話有多重要。
我才理解,我的話份量跟別人完全不一樣。
我才理解,仟育是如此以我為榜樣。

因為我是她的母親。

我的一字、一句、語氣、停頓、態度、言語中流露出的價值觀、開心、不爽、忿怒的情緒都影響著她。
她一直精細的感受著我。

我太小看自己了。
我對她有多重要?

如果我在她面前讚美某人?
如我我在她面前貶低某人?

啊!女兒,對不起,白目的人,是我啊!
我想著妳當時的心情,妳的小臉忍住不哭的表情,我才瞭解,my words have power , I should use them wisely.
寶貝,I should use them wisely.

這之後我問妳真的嗎?妳點點頭,我立刻道歉,心中浮上以上的想法及歉意。

從那以後,我對妳講的話,更多更多「為什麼妳會這樣做?」、「我覺得...,妳覺得呢?」、「妳上次這樣的時候我覺得很危險,等一下妳不要這樣,改成這樣好不好?」、「我先看妳用?還是妳先看我用?」、「為什麼妳要那樣?是不是那樣很好玩?我也要用...恩...但是我覺得那裡好像不好,妳覺得好嗎?」

妳可能覺得不可思議,但先觀察她,然後溫和的告訴她技巧,幫助她,比阻止她、罵她好太多了!

只是給她一個管道:妳可以這樣做,這樣做就能跟我做一樣的事情,而且比較安全。
因為我知道我是妳的榜樣,妳想模仿我的一切,我怎麼能再苛責妳?
所以我必須引導妳的模仿,安全的學習。





喔!親愛的,我對妳說出我最深思睿智的回答。
Cos' I love you,you love me,our words has power to each other!









可以的話,我要告訴妳人生哲理啊啊啊啊啊!!
因果很重要啊!!!
學習吃虧更難啊!!!
社會險惡還很機車啊!!!!!!!!


蘇打綠的這首你在煩惱什麼,也道盡我以來的心情啊,妳可以參考一下,寶貝~




沒有不會謝的花
沒有不會退的浪
沒有不會暗的光
你在煩惱什麼嗎?

沒有不會淡的疤
沒有不會好的傷
沒有不會停下來的絕望
你在憂鬱什麼啊

時間從來不回答
生命從來不喧嘩

就算只有片刻我也不害怕
是片刻組成永恆哪...


時間從來不回答
生命從來不喧嘩
就算只有片刻我也不害怕
片刻組成永恆哪......

就算只有片刻我也不害怕
片刻組成永恆哪......




(註)
麥當勞得來速薯條事件

某次我開車載女兒回家玩,在途中買M得來速時,仟育在把玩我的手機,我一邊打開包包翻找皮夾,一手接過現炸的大薯不鹽,遞錢時,在我胸前的薯條翻到車門邊,大薯有一半毀了,我當時情緒一上來,亂罵女兒說「都是妳啦,不要玩手機了!」我把一半沒髒的薯條先給仟育,接著把車停到路邊,收拾一半散落在車門邊的超燙大薯。
收拾的時候我深呼吸,強迫自己轉換情緒,很明顯我不應該亂罵人。
女兒先咬了一口,但是很燙,我說「薯條很燙,等不燙了再吃。」想想不對,我應該先幫她吹吹,或叫她要吃之前吹吹。所以我又叫她先吹吹再吃,一邊收拾薯條,把髒薯條吃掉,一邊假哭說我必須吃髒薯條,她看我這樣,就遞一條乾淨的薯條給我,要我吃,我又說麻麻吃掉下去的就好,妳吃,髒薯條一樣好吃,她說她也要,我說不行,妳肚子會痛痛。
我吃掉髒薯條之後繼續上路,看她安安靜靜的吃薯條,我想我剛剛亂罵她真的錯了。我說「仟育,我知道了」
「薯條很好吃對不對」
點頭
「我知道了,以後啊,我們開車車買薯條的時候,妳先不要玩手機好不好,妳的手手先幫我拿東西,好不好?」
「好啊!」
「ya!那我們以後都這樣!!!」
「恩!」
「還有啊,麻麻剛剛有罵妳,對不起,我剛剛給妳罵罵,我剛剛不知道怎麼做,太忙了,以後妳幫我好不好?」
「恩。」
「對不起」
「恩。」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utevuvu 的頭像
cutevuvu

刺蝟喵的刺,不刺

cutevuv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