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今天去報名德文基礎班。

我弟一臉好奇說:你是覺得德國將來很有發展嗎?

我說:不是,是因為我對她有興趣。

接著我們開始討論哪些語言跟國家是我們有興趣的,沒想到我弟竟然還想學義大利文,因為他看到從歐語補習班出來一堆正妹,自己也很喜歡義大利,所以他告訴我有機會他也想學點義大利文。我倒是覺得義大利男人多情又灑脫的個性跟我弟還滿相符的:他把過的妹不盡其數。

動機與初步規劃是很多小火花累積起來的:
遇到一些人、妖敏的同事也去過很多國家、加太多班、自己的語言天份跟膽子、對於設計的緬懷、有錢賺沒時間花等等。

我在大學的時候修過德文跟日文,在學過德文之後,其實會發現現代英語簡單、粗野,是真的很粗野。雖然我知道我可能沒什麼資格評斷,但這只是我很直觀的看法,請不要太介意。然後我想去一個國家,但是他們的官方語言難度號稱可以跟中文並駕齊驅,但是德文在他們當地是可以溝通的,那個國家的建築是學習設計的人一生一定要去參訪一次的聖地之一。我哈這個國家很久了,而現在是該實現的時候,我不想等下次,因為小火花要變成大火花除了時間亦伴隨許多精神折磨,沒有藉口、沒有推託。我之前跟圍巾說:如果一個人用一個字來形容自己,我會挑選「衝」。

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太好的字眼,不管是你用一聲或是四聲唸她,都帶了一點貶低、從眼角不小心掉出嘲笑之類,或是被嚴肅糾正的負面訊息。
我一直提醒我自己:別這樣。
但是年輕人的火燄就是足以與挑戰光陰的行動:我對某股檢事官跟主任檢察官說:現在是怎樣?要我揹黑鍋嗎?然後我們三人的時間就好像真的停止了,如果有攝影的話一定是定格。
然而我發現我能夠嘗試焠鍊的部份是我只要把中間的「重」拿掉,剩下「行」就圓滿一些了。

衝的優點就是行動力。正因為如此,我更知曉實踐的難能可貴。

奕男說:你只是有勇氣掀開答案的那一個人。老實說,我聽了真的是要飆淚。

最初的思維是相反的,詭辯認為衝沒什麼不好,因為還有行,可是仔細重整邏輯,這樣的想法是有問題的,任何字眼最初應該都是中性,是道德品行加上了色彩。我想我把行拿掉的話,我就只剩下重,沉重,沉重到不悅,在某些情況下我喪失或是被迫放棄我選擇行動的權利、或是過度限制範圍,都會讓我感到沉重。例如一定要上命下從,我們有服從的義務,但我care的,不是制度本身,也不是單純的情緒發洩,而是我必須有權選擇,縱使看起來都是服從義務,我有選擇行動的權利防線。
所以我必須保留「行」,但是哪些是「重」呢?我覺得沉重的事物嗎?我必須學會挑出會造成沉重或其暈染效果的事物。

然而,我害怕的是,也許這些之中有真理的時候,我該怎麼判斷?YESorNO→Level,也就是如果她是沉重,我必須學習把她排除,接下來,她有多沉重?當我輕易判斷YESorNO之後,如果繼續花腦細胞在程度的判斷上,通常她代表的是,她有真理,而且是屬於界線灰曖不清的那種真理,有點像是你不殺她,我就幹掉你但更高層次的掙扎。行動力跟沉重無論我選擇何者,都有可能會後悔,但是我不喜歡事後抱怨,這裡我有一個小小的判斷標準,當下我自問:10年之後,我會不會因為做這樣的選擇而懊惱後悔不已?如果我不想後悔,我就可以堂堂正正的掀開答案。

結論:我很衝,但是我嘗試要拿掉重,剩下行動力。

接下來,在看了「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」之後,我才發現我已經多久沒有投資在自己深度的開發上,卻一味尋求情感寄託。我又忘了愛別人之前,先愛自己的原則。我必須找出數個近、遠程目標,用力去做她。看完電影,我告訴我自己:是該改變自己的時候了。唯有如此,我才能擺脫現狀,再度提升。更何況可以認識更多人!

所以在參加今年司法考試之前我先溫習德文,接著憑准考證投入地獄,趁過年連假時我要去那個國家朝聖,然後回來繼續在2個地獄中往返。


另外,實在太巧了,酷佑的文竟然介紹了學習各國單字的網站!
我可以拿她一邊上班一邊來背德文單字了!哈哈哈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utevuvu 的頭像
cutevuvu

刺蝟喵的刺,不刺

cutevuv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